惡寒電流

【雷安】

橱窗位😂!我本意就是想画的雷撩撩,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沙雕走向x

凌霜胜雪:

——给 @惡寒電流
——ooc有
——大家新年快乐


安迷修到的时候雷狮已经喝倒了几个人。
酒罐成堆的摆在他身边,有几个被雷狮碰倒了,咕噜噜滚着,未尽的酒液沿着灌口滴下来。雷狮本人则拿着新开的一罐,懒懒坐在高墙上,用嘴小口的抿着杯沿的酒,眼睛望着遥远的某处,双腿晃悠着。
“……恶党你节制一点。”安迷修走过去,手撑着墙沿一下子让自己坐在雷狮身边,他微微歪着脑袋,翡翠半的眼里含着点不耐,“这次不会再扛你回去了。”
雷狮不理他,垂下眼睛,继续小口小口的抿着酒。
“真是的,有在听吗?”安迷修挪过去一点,伸出手想摇一摇雷狮。
但雷狮却突然回过神来,挡住安迷修的手,他转头看着安迷修,甚至微微眯起眼睛。
“戒指……?”他问,“你想要那种玩意儿?”
“是戒指,分明是你幻听。”安迷修闻得到他身上那股酒味儿,“你真的喝多了。”
岂料喝多的对方一把抓住他的手腕,安迷修看着雷狮另一只手从酒罐上扣下那个拉环。
“少废话,给你就是了。”雷狮不由分说的将那个拉环套在安迷修手上,罢了满意的看着由自己做出的杰作,“这种东西,我从来不缺。”
他忽然笑了笑,拉着对方手腕的手沿着手腕前滑,温柔的握住了安迷修的手。雷狮低下头,几乎要吻上安迷修的指。而雷狮却挑起眼睛去看安迷修。
“……可也不是谁都会给。”
安迷修看着他,突然就有些害羞。但他没有低下头去,也没有做出些什么约等同于害羞的事,他平静的说,“恶党,你喝醉了。”
“不。”雷狮吻了吻他的无名指,而后直起身子,眼睛一直望到安迷修眼里的深处,“我说的都是真的。”
安迷修觉得自己也许是醉了,他看见雷狮的眼里在闪烁着星光。
“骑士,只要你开口。这种东西,不管多少我都给你。”
然后安迷修眼睁睁看着雷狮从那一堆酒罐里一个个扣下拉环,再一个个卡在自己十指上。
好吧,他确实醉了。
他们两都是。

评论
热度(17)
  1. 惡寒電流凌霜胜雪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橱窗位😂!我本意就是想画的雷撩撩,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沙雕走向x
©惡寒電流 | Powered by LOFTER

暂时消失一会儿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◇谨慎关注,更新【目前】超慢
◇感谢每一个喜欢,推荐,评论的小天使ʚتɞ